您的位置  历史杂谈  稗官野史

陈柄良专栏|愿使热爱 向往钟情

坐在车上,窗外的景色在余光中快速的倒退,赛场与家的距离并不算远且大多高速,像路旁植着几棵树木的路段更是少之又少,于是每至此路段时,也就会放下手机看着那模糊的树影,一棵接着一棵的像后流去。

正想着,他突兀地问我:“你爱马么?”

确实突兀极了,以至于我的思绪一时间断了弦,良久都没答上来。

那年的一场比赛是由教练与我的一匹马组成的人马组合一同参赛,那段时间我与那匹马在赛场上的表现不太尽如人意,总是会有一些配合不来的参差感,于是便拜托教练带着它参加一场比赛,以此来帮助我们寻找配合的感觉。教练的比赛大概开始于早上,等我起来时距离比赛可能也就差个十五分钟左右,待我出门,比赛也已经开始了。

教练的比赛最终还是在手机直播上看完的,等我到时,那个级别也临近尾声了。视频中马的表现不错,至少在教练的引导与调整中表现的比我想象中好上太多,我的心情也就随之好上太多。

迫不及待地找到教练,正想表达一番自己的开心与对教练的谢意时,却察觉到了对方脸上隐含着的不满。

我的马参加比赛,帮助我们调整状态,反而是我不在场。一个令我语塞的理由摆在我面前,我支支吾吾许久,在教练的不追究下,含糊其辞地熬了过去......

从骑马之初开始回忆,细细想来,当时的我大抵是对骑马十分感兴趣,所以进入到这个圈子开始系统学习。到有了些微的水平,学会了一些对马的打理,尤其是拥有了自己的马之后,也就开始自己打理马匹。我是一个懒人,打理马匹从我的性格本身出发其实是一件违背我本性的事情,但能够去做,想来只是因为对骑马有着很深的兴趣,至于回到“是否爱马”的问题上,很理性地分析,可能给出的答案并不如我自己总告诉自己的那般乐观。

有幸在骑马一年左右时间后去了一次西班牙旅行,同时也去了西班牙皇家马术学院,当然也拜访了一些马场。西班牙有许多骑手,他们不参加比赛,只是单纯地调教马匹、骑乘马匹以及与马匹玩乐。其中有些人会认为参加比赛是对马的一种伤害,有些人会认为马匹本身就是他们选择与马一生的理由,总之,他们虽给出了各种不同的理由,但能让我看到的共同点则是,他们真正将马视为了家人,用等同于对他们各自家人的爱去对待他们的马。这也并非是说与他们模式不同的骑手就怎样怎样,只是单纯的我从他们身上看到的一种共通点。

看着每日他们的马都翘首以盼他们的到来,无缰无笼头的和谐地度过每一天,只通过些许声音与一些很小的动作便可以互通心意。我的内心第一次由爱马这件事对自己提出了疑问,只是当时也只是提出,不曾深入剖析,如今再想,或许当时也不是不想深入,只是知道最终的结果,也就伪善地悄悄地逃避开,想着至少等到某一天实在逃避不开时再深入分析与解答。

在第一篇文章中我曾提到过高二到高三那个时间段里,教练曾问过我关于职业选择的想法,也提到了后来因自己的松懈而遭到质疑,其中的质疑也就包含了对马术的热爱,不单指骑,同样指对马本身,如果我无法对马抱有热爱与钟情,也就不可能成为一名成功的骑手。

其后我一直深深疑惑,我始终认为热爱与不热爱并不像是言语那么简单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TAGS标签更多>>
热网推荐更多>>